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霍侃 > 深深的悲哀

深深的悲哀

“外地人必须有五年以上纳税证明才能在北京购房”的政策落地时,我对这个生活了10多年的城市彻底失望。

限购车、限购房,对象都是外地人,都要求纳税五年。虽然我暂时不会受制于这些荒唐的规定,但依然充满愤怒。

为什么扫大街、卖早点、送外卖、创造GDP需要外地人,轮到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时就狠狠地一脚踢开呢?北京想成为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

在全国教育、医疗等公共资源分布极不平衡的情况下,这样的排外政策只能说明决策者的无能。政策制定者、举手赞成的专家们,你们可曾去过中西部的农村,可能见过那里的人是怎样一辈辈生下来、活下去。目睹他们的努力和挣扎,我毫不怀疑,对于他们来说,奋斗进入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的确是最理性的选择。

5年前,我毕业,面对AB选项,A是可以解决户口但枯燥且偏离专业的事业单位,B是不解决户口但符合职业志向的市场化报纸,选择了后者。当时宽慰父母的理由是,相信户籍改革的大方向是趋于放开的。当然,这也是我深深坚信的。

1年前,妹妹毕业,再次以同样的理由,建议她在北京选择一份能够学以致用的工作。

现在开始怀疑,我是错了,真是幼稚,赌注完全下错。

这几天在读周国平的《宝贝,宝贝》,感动于新生命的成长和喜悦。我们这一代80年代初的人,都已经或者即将到养育下一代的年纪。如果有一天,我面对自己的宝贝,我该怎么跟他/她解释这个“人人生来不平等”的社会呢?我该给他/她描绘怎样的未来呢?我应该告诉他/她,什么才是美德?善良、坚韧、奋斗的人真的就会有更美好的未来吗?

如果注定无法从这样令人悲哀的社会中遁逃,不如不把新的生命带到这个世间来承受种种磨难。人不能太自私,只为了自己养育新生命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而把另一个生命带入世间。

推荐 2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