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2012年11月30日 10:20

医务人员: 警惕艾滋祸(By高耀洁)

2012年11月23日《上海日报》(英文版)报导:来自天津的25岁的艾滋病病人,在当地医院寻求接受肺癌切除手术,因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,被医院拒绝了。最后他通过删改病例,隐瞒艾滋病病人的身份,在市内另一家医院接受了肺癌切除手术。

此事引起中央政府高官的重视并于11月26曰在京接见民间组织代表, 这个艾滋病患者所在组识的天津负责人李虎参加了接见。试问:千百万无辜的卖血.输血感染艾滋病病者,为何没有一个代表参加呢?

职业传播(又称职业暴露), 指因为职业原因接触含有艾滋病病毒的体液而传播。首先,是医务人员,因医务人员与艾滋病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2年01月09日 00:11

【哥大课堂】新闻伦理:你如何做出选择

读《达芬奇案中案》,想起了前段时间在哥大新闻伦理课上讨论的一个案例:美国ABC新闻对熟食连锁店Food Lion的报道。“Food Lion案”跟“达芬奇案”的相似之处是,都用了暗访和隐形摄像头,本质不同在于所报道的事实基本经得起推敲,没有敲诈。

“Food Lion案”发生在1992年,ABC新闻的Prime Time Live接到线人举报,称总部在北卡罗来纳州、有1000多家分店的Food Lion食品不卫生,且将过期食品重新包装后出售。ABC新闻派了两名记者去调查,这两位记者用虚假身份和简历应聘为Food Lion两家店的员工,分别工作了一周和两周,期间用隐形摄像头拍下了重新包装过期食品和打扫卫生的场景。此外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18日 12:36

非洲裔出租司机的美国梦

在纽约打车偶遇一黑人司机,刚坐定,他问我,你来自中国还是韩国?我说,中国。他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“我来自坦桑尼亚,我们国家有很多中国人,开工厂。”他连说带比划。

原来他不是在美国生长的非洲裔美国人,随口问他,来美国多久了,为什么来美国。

“十八年了,”他说,为了教育和赚更多钱,太太和孩子都在美国,“这里上学非常贵。”

“你经常回国吗?”

“三四年回去一次,每次回去待三个月,因为在老家还有一些生意要处理,开了几家商店。”

“你在老家一定是成功人士了?”

“当然,你别看我在这里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12月06日 13:39

【哥大课堂】大摩首席策略师看2012

David Darst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,他的演讲内容、演讲方式,还有他的个人故事。

他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策略师,经常出现在CNBC、FOX和Bloomberg的电视节目中,商业报道课的教授请他来讲讲2012年的资产配置和投资策略。

被问到2012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什么,他说最关注三件事:一是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,“无法相信原油价格为什么涨到100美元以上”,二是大家都知道的欧洲危机,政府违约和银行风险,三是美国债务问题,美国主权评级再次被降级是可能的,这是一届充满对抗的大选,美联储也将卷入漩涡,美元可能经历痛苦的过程。

David Darst不太看好目前美国就业的复苏,他说,与这次危机中失业的总数相比,现在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9月18日 05:06

纽约人纪念911:追问还是宽恕?

一周后才有空写911纪念日的见闻,再不写恐怕都要淡忘了。

美国官方的911纪念活动,大家在电视上都看到了,奥巴马和布什致辞,遇难者家属代表逐个念出遇难者名字。我只想记录下这一天所看到、听到的普通人的纪念。

9月11日上午,在哥大附近,人们生活一切正常,没有看到明显的纪念活动,只是在哥大校园的草坪上看到“911 NEVER FORGET PROJECT”插满了美国国旗。

明显感觉不同的是,大街上、地铁里警察明显多了,三五成群的,还有严阵以待的消防车、救护车,可能因为前两天基地组织放言要袭击美国纪念活动。

坐地铁从华尔街站出来,往世贸中心方向走,在附近的Battery公园有“One L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18日 11:48

深深的悲哀

“外地人必须有五年以上纳税证明才能在北京购房”的政策落地时,我对这个生活了10多年的城市彻底失望。

限购车、限购房,对象都是外地人,都要求纳税五年。虽然我暂时不会受制于这些荒唐的规定,但依然充满愤怒。

为什么扫大街、卖早点、送外卖、创造GDP需要外地人,轮到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时就狠狠地一脚踢开呢?北京想成为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

在全国教育、医疗等公共资源分布极不平衡的情况下,这样的排外政策只能说明决策者的无能。政策制定者、举手赞成的专家们,你们可曾去过中西部的农村,可能见过那里的人是怎样一辈辈生下来、活下去。目睹他们的努力和挣扎,我毫不怀疑,对于他们来说,奋斗进入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的确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0年09月13日 14:29

周末加息传闻何解?

上周四(9月9日),A股跳水,市场盛传加息,且言之凿凿称央行将在周末加息,理由有二:一是央行行长周小川当天在公开演讲中提到零利率的弊端,二是国家统计局提前两天在周六发布8月宏观经济数据。   预期加息者的逻辑是,由于CPI已经连续七个月超过一年期存款利率,实际存款利率早就降为负,8月CPI预计会继续攀高,央行可能针对此加息,结合最近两年央行总是在周末或者假日公布重大决策的习惯,周六提前公布数据正好留出加息的时间窗口,若9月13日再公布数据,央行只能等下个周末了。

上周五加息传言颇盛,国家统计局不得不作出解释,提前发布数据是应公众要求,缩短数据生产与发布时间的间隔,“无其他原因,大家不要过分解读”。

......
阅读全文>>
2010年07月05日 22:28

“财产税在政治上不受欢迎”

这段时间,房产税是炙手可热的话题。房产税属于财产税,很多国内外学者建议中国开征房产税的论据之一是,以美国经验看,财产税是地方政府的重要、稳定收入来源。

然而,美国的地方政府税收格局也在发生变化。美国伯明翰-杨大学马里奥特管理学院院长Gary Cornia介绍,美国财产税在地方政府税收中的地位正逐渐被sales tax所取代。主要原因是,财产税是大额、直接征税,政治上不是非常受欢迎,而sales tax是小额、多次、间接征收,政治上更受容易被接受。

国际上政治影响财产税的案例并不鲜见,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,打算改革房产税,最终政府被取代。

Gary Cornia说自己是“财产税的忠实拥趸”,也曾面临严峻挑战。Gary Cornia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30日 18:20

危机底不见,法官忙不停

“唉,这个金融危机让我们更忙啊,案子太多了。”下午,跟在东部沿海某市区级法院当法官的表姐闲聊,她向我这样抱怨,“现在感觉没有‘没事情’的时候”。

到底是些什么案子让表姐忙得不可开交呢?“合同纠纷,借贷纠纷,买卖、承揽、公司经营纠纷,还有什么破产啊,清算啊,烦的要命!”

表姐工作所在的区是该市出口占比很高的一个外向型区域,用表姐的话说是“危机影响特别大”,如一家外资电脑组装企业,原来有三万多人,现在就剩一万人了,其他人都暂时不用上班。

危机时期的经济案件愈发复杂。表姐说,她现在手头有好多“本诉反诉”,就是被告不仅认为不应该付钱,反而认为原告还得倒钱给被告,“争议很大,调解不了”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21日 23:51

一位寿险公司老总眼中的危与机

“骑着摩托车,打着手机,手里拿着泰康人寿的保单,这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农民形象。”3月21日下午的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”上,泰康人寿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描绘的一幅生动图景,引来与会者轻松一笑。

初春的钓鱼台国宾馆景色如画,然而聚集在这里的政界、学界和企业界的巨头们也许难有心情欣赏春色。

美联储3月18日作出了购买美国长期国债的决定。虽然美联储此前透露过将“不惜采取一切手段”,但出手国债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,仍增添了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,“危机何时见底”、“应该如何应对”成为论坛讨论中沉甸甸的话题。

寿险公司在金融危机中也面临颇多挑战,其中,最大的挑战就是,由于投资收益缩水,保险业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6日 23:22

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之趣味篇

每年政协经济界委员的住地都是财经类媒体的主战场,往年是在西四环之外的京丰宾馆,今年在北京西站附近的铁道大厦。

刚得知今年经济界在铁道大厦时,我还雀跃了一番,因为不用再横穿北京城从东四环之外跑去遥远的西四环了,但当两会真正开始后才发现,铁道大厦对于我们这些“无证”记者来说真是噩梦。

京丰宾馆虽然远,但进去还比较方便,在门口的传达室跟提前约好的委员房间打个电话,委员同意后就能填个会客单进去,之后就比较自由了,可以去旁听小组讨论,可以在各层楼之间走动,还可以按照房间门上的委员名字对号入座直接去采访。

但铁道大厦却有更加“严格”的要求:必须要求委员亲自来大门口的传达室接。这就比较为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6日 22:24

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之严肃篇

前两周MSN的签名是“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”,引来一些朋友的问候。“两会”结束,终于有空来写写了。

其实,“铁道大厦”是泛指两会代表委员的住地,因为我和很多同事是无证跑两会,所以只能在住地采访。但之所以强调“铁道大厦”,是因为我在那边待的时间最长,经历最曲折,印象也最为深刻。

先正经谈点严肃的内容吧。

每年两会都有很多提案,但也经常遇到一些委员说“几年前我就提了这个提案,但现在还……”,那么这些提案的落实效果到底怎样呢?这也是很多委员关心的问题。

3月4日上午,旁听了政协的第一场分组讨论,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很多委员都以“先扬后抑”的方式表达了对提案反馈和落实效果的看法:先说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2月27日 17:15

回家过年,一路艰辛

腊月二十九的晚上,终于坐上了回家过年的火车。

第一次买到了“硬卧代座”的票,不太清楚什么意思,买到票后的几天还在琢磨,不知道是不是坐在卧铺车厢的临窗座位、看着别人睡一夜。

上车后发现卧铺上标着1、2、3、4,而票上是A、B、C、D,不知道该怎样对号入座,而中铺和上铺似乎没人。绝大多数人都挤着坐在下铺,等列车员来解释,有两位打工者模样的大叔大婶蹭、蹭就爬上了中铺。我和松树商量着赶紧去补票,免得晚了排不上号。

火车开动后,列车员过来了,开始招呼少部分已经躺在卧铺上的人,“要么去补票,要么下来”。接着,有人下来,有人去补票了。

走到两位大叔大婶这边的时候,一场辩论上演了。

大叔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2月24日 12:17

生活在社会的两端——广场见闻

这两天体会到多出去走走还是很有好处的,看到很多,想到很多,更理性地认识真实地社会,而不是永远生活在象牙塔中。

今天跟松树、阿姨和妹妹一起去天安门广场,这是每一位第一次来北京的人、尤其是父母那一辈必去的地方,因为天安门是他们想象、向往了几十年的圣地。

广场、西单、王府井依然游人如织,形形色色的人,再次看到了生活在社会两端的差异颇大的人群。

从前门下车往天安门走,在老北京车站附近看到一位坐在地上的小女孩,用白色粉笔写了一地的字,首先吸引我的是那一手漂亮的粉笔字,仔细看来,原来是在讲述自己自幼患小儿麻痹的不幸。阿姨和妹妹很惊讶也很怜悯,松树以他一贯的非主流态度说:“又是一位职业乞丐......

阅读全文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