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霍侃 > 个人分类 > 阅世
2011年12月06日 13:39

【哥大课堂】大摩首席策略师看2012

David Darst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人,他的演讲内容、演讲方式,还有他的个人故事。

他是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策略师,经常出现在CNBC、FOX和Bloomberg的电视节目中,商业报道课的教授请他来讲讲2012年的资产配置和投资策略。

被问到2012年最大的不确定性是什么,他说最关注三件事:一是以色列和伊朗的冲突,“无法相信原油价格为什么涨到100美元以上”,二是大家都知道的欧洲危机,政府违约和银行风险,三是美国债务问题,美国主权评级再次被降级是可能的,这是一届充满对抗的大选,美联储也将卷入漩涡,美元可能经历痛苦的过程。

David Darst不太看好目前美国就业的复苏,他说,与这次危机中失业的总数相比,现在新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11年02月18日 11:48

深深的悲哀

“外地人必须有五年以上纳税证明才能在北京购房”的政策落地时,我对这个生活了10多年的城市彻底失望。

限购车、限购房,对象都是外地人,都要求纳税五年。虽然我暂时不会受制于这些荒唐的规定,但依然充满愤怒。

为什么扫大街、卖早点、送外卖、创造GDP需要外地人,轮到政府提供公共服务时就狠狠地一脚踢开呢?北京想成为一座什么样的城市?

在全国教育、医疗等公共资源分布极不平衡的情况下,这样的排外政策只能说明决策者的无能。政策制定者、举手赞成的专家们,你们可曾去过中西部的农村,可能见过那里的人是怎样一辈辈生下来、活下去。目睹他们的努力和挣扎,我毫不怀疑,对于他们来说,奋斗进入北京这样的大城市,的确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4月30日 18:20

危机底不见,法官忙不停

“唉,这个金融危机让我们更忙啊,案子太多了。”下午,跟在东部沿海某市区级法院当法官的表姐闲聊,她向我这样抱怨,“现在感觉没有‘没事情’的时候”。

到底是些什么案子让表姐忙得不可开交呢?“合同纠纷,借贷纠纷,买卖、承揽、公司经营纠纷,还有什么破产啊,清算啊,烦的要命!”

表姐工作所在的区是该市出口占比很高的一个外向型区域,用表姐的话说是“危机影响特别大”,如一家外资电脑组装企业,原来有三万多人,现在就剩一万人了,其他人都暂时不用上班。

危机时期的经济案件愈发复杂。表姐说,她现在手头有好多“本诉反诉”,就是被告不仅认为不应该付钱,反而认为原告还得倒钱给被告,“争议很大,调解不了”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21日 23:51

一位寿险公司老总眼中的危与机

“骑着摩托车,打着手机,手里拿着泰康人寿的保单,这就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农民形象。”3月21日下午的“中国发展高层论坛”上,泰康人寿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东升描绘的一幅生动图景,引来与会者轻松一笑。

初春的钓鱼台国宾馆景色如画,然而聚集在这里的政界、学界和企业界的巨头们也许难有心情欣赏春色。

美联储3月18日作出了购买美国长期国债的决定。虽然美联储此前透露过将“不惜采取一切手段”,但出手国债的时间早于市场预期,仍增添了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,“危机何时见底”、“应该如何应对”成为论坛讨论中沉甸甸的话题。

寿险公司在金融危机中也面临颇多挑战,其中,最大的挑战就是,由于投资收益缩水,保险业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6日 23:22

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之趣味篇

每年政协经济界委员的住地都是财经类媒体的主战场,往年是在西四环之外的京丰宾馆,今年在北京西站附近的铁道大厦。

刚得知今年经济界在铁道大厦时,我还雀跃了一番,因为不用再横穿北京城从东四环之外跑去遥远的西四环了,但当两会真正开始后才发现,铁道大厦对于我们这些“无证”记者来说真是噩梦。

京丰宾馆虽然远,但进去还比较方便,在门口的传达室跟提前约好的委员房间打个电话,委员同意后就能填个会客单进去,之后就比较自由了,可以去旁听小组讨论,可以在各层楼之间走动,还可以按照房间门上的委员名字对号入座直接去采访。

但铁道大厦却有更加“严格”的要求:必须要求委员亲自来大门口的传达室接。这就比较为难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3月16日 22:24

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之严肃篇

前两周MSN的签名是“铁道大厦的流浪生活”,引来一些朋友的问候。“两会”结束,终于有空来写写了。

其实,“铁道大厦”是泛指两会代表委员的住地,因为我和很多同事是无证跑两会,所以只能在住地采访。但之所以强调“铁道大厦”,是因为我在那边待的时间最长,经历最曲折,印象也最为深刻。

先正经谈点严肃的内容吧。

每年两会都有很多提案,但也经常遇到一些委员说“几年前我就提了这个提案,但现在还……”,那么这些提案的落实效果到底怎样呢?这也是很多委员关心的问题。

3月4日上午,旁听了政协的第一场分组讨论,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很多委员都以“先扬后抑”的方式表达了对提案反馈和落实效果的看法:先说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2月27日 17:15

回家过年,一路艰辛

腊月二十九的晚上,终于坐上了回家过年的火车。

第一次买到了“硬卧代座”的票,不太清楚什么意思,买到票后的几天还在琢磨,不知道是不是坐在卧铺车厢的临窗座位、看着别人睡一夜。

上车后发现卧铺上标着1、2、3、4,而票上是A、B、C、D,不知道该怎样对号入座,而中铺和上铺似乎没人。绝大多数人都挤着坐在下铺,等列车员来解释,有两位打工者模样的大叔大婶蹭、蹭就爬上了中铺。我和松树商量着赶紧去补票,免得晚了排不上号。

火车开动后,列车员过来了,开始招呼少部分已经躺在卧铺上的人,“要么去补票,要么下来”。接着,有人下来,有人去补票了。

走到两位大叔大婶这边的时候,一场辩论上演了。

大叔的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2月24日 12:17

生活在社会的两端——广场见闻

这两天体会到多出去走走还是很有好处的,看到很多,想到很多,更理性地认识真实地社会,而不是永远生活在象牙塔中。

今天跟松树、阿姨和妹妹一起去天安门广场,这是每一位第一次来北京的人、尤其是父母那一辈必去的地方,因为天安门是他们想象、向往了几十年的圣地。

广场、西单、王府井依然游人如织,形形色色的人,再次看到了生活在社会两端的差异颇大的人群。

从前门下车往天安门走,在老北京车站附近看到一位坐在地上的小女孩,用白色粉笔写了一地的字,首先吸引我的是那一手漂亮的粉笔字,仔细看来,原来是在讲述自己自幼患小儿麻痹的不幸。阿姨和妹妹很惊讶也很怜悯,松树以他一贯的非主流态度说:“又是一位职业乞丐......

阅读全文>>